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消费头条网站首页消费头条

谁来读懂15岁烧房少年,和他的那本“孤独日记”

原标题:谁来读懂15岁烧房少年,和他的那本“孤独日记”文 | 韩浩月红星新闻4月10日报道了一则令人悲伤的故事。四川巴中的15岁少年小何,...

原标题:谁来读懂15岁烧房少年,和他的那本“孤独日记”

文 | 韩浩月

红星新闻4月10日报道了一则令人悲伤的故事。四川巴中的15岁少年小何,一把火点着了自己家的房子,幸好消防及时赶到,只是两个房间的房顶被烧穿,一些房内物品被烧毁,未造成人员伤亡和严重损失。有人猜测小何生性顽劣,但邻居们却对他充满同情。

烧房子是个危险事件,除了对小何自身安全有威胁外,也有可能对周边邻居造成影响,如果小何已成年的话,哪怕烧的是自己的房子,也会面临治安处罚。但在了解小何的真实生存状况后,却没人责怪他。

被烧的房间

被烧穿的房顶是一个隐喻,那两个黑乎乎的空洞,标志着小何生命中有些缺失已经永远无法弥补。在所有人看来,房子是家的象征,小何也不例外。“家里除了能感觉到自己和小狗的存在外,其余的生命就是频繁出没的老鼠”。房子里没有家人,就不再有让人留恋的温度,把房子烧掉,是发生在少年小何生命中的一个“死亡事件。”

15岁的小何只和父母在一起生活过一年,在剩余的14年时间里,他和婆婆相依为命,随着婆婆被大伯接到成都养老,小何已经处于“被遗弃”的状态。父母虽然在世,但在烧房事件发生后,因为养狗以及其它的问题,小何并不能顺畅地与父母重新建立亲密关系——事实上,14年不在一起生活,小何与父母之间的裂痕,修复起来会很艰难。

烧房子会被认为小何内心有恨,但事实恐非如此,从他的日记可以看出,他自卑、孤僻,但却有对爱的渴望。从心理学上也可以解释,烧房子可能只是转移他内心失望与悲伤的一种方式。即便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,他也未对父母与婆婆口出恶言。

小何写给婆婆(奶奶)的文字

在对小何的报道中有两个细节令人难忘:一是他的房间里除了课本之外还有两本课外读物,一本是《爱的教育》,一本是高尔基的《童年》,或是这两本书让他懂得了爱的意义,以及如何处理小小年纪就要去面对和解决的不幸。

第二个细节是哪怕失去与父母重聚的机会,小何也不愿放弃他养的小狗,在所有人都劝他放弃小狗的时候,小何表现出“强大”的一面,这是他善良的表现,亦是他坚定的价值观:哪怕自身难保,也不做一个放弃弱小的人。小何的做法,是对他父母的一次“正向教育”,这也让人对小何的未来充满期待,他也许会善良下去,并成长为一个坚强、有责任感的男人。

小何是万千乡村留守儿童的一个缩影,他的人生悲剧让人同情,但严格地说,小何并非留守儿童当中最悲惨一群中的一个,在听到小何的故事的同时,也应关注到有无数个小何正处在与他类似的困境中。

当然,小何有父母在,作为还未失去监护人身份的父母,有责任照顾好未成年的儿子。但如果小何在父母缺位、最为需要帮助的时候,能够得到基层社区或者地方政府的关心,抑或有专门的公益组织可以起到临时照顾的作用,想必会弥补部分关爱的缺失,能够让他度过最艰难的时刻。

全国妇联曾有数据显示,全国留守儿童多达5800万人,在未成年人犯罪中,留守儿童占比70%。作为一个社会问题,留守儿童并未得到实质上的、全面的关心与照顾。让每个孩子都在父母身边长大,成为一个奢望——这与流动就业人口数量巨大有关,也与不同地方存在教育壁垒等诸多限制有关。

孤单的小何

所谓的“问题复杂”,其实真相不过是缺乏解决问题的力度与举措。如果能保障流动人口在经济收益、市民待遇、子女教育等方面的平等与公正,虽然不太可能让全部的留守儿童与父母团聚,但可以大大降低留守儿童的数量。

在无法彻底解决留守儿童问题之前,政府部门应该尽到一定责任,比如完善留守儿童状况的搜集、上报与系统监测体系,让小何的邻居们可以方便地寻找到帮助小何的渠道与机构,如果政府部门暂时无法建立或者不能让这个体系正常运转,不妨放权给公益组织,鼓励成立更多的基层公益组织,让公益组织能够合理合法地帮助无数个小何,填补父母与社会对孩子们的照顾缺位。

如果有这些基本保障的话,或许能保住小何的房子,那是他童年、少年阶段意义重大的家;也会帮助更多的留守儿童,体会到“在人间”的温暖与幸福,以健康的心态长大,走向社会。


TAG: 无标签

文章评论 (0)

  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

Top
中国南方消费网